行业新闻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

类别:行业新闻 日期:2020-07-09 14:59:31
我要分享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1)

作者|关渡    编辑|水笙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1999年,新浪正在做上市前的冲刺,在普华永道工作数年的曹国伟只考虑了两天便加盟了新浪。而后,就是紧锣密鼓的上市准备。

连续几周时间,他每天都要忙碌十六个小时,一边在进行普华永道的工作交接,一边以财务副总裁的身份接手新浪上市流程。

他原先以为自己只能在新浪待一年,但没想到一待就是二十多年,几乎经历了新浪的所有大起大落。

2003年,曹国伟开始并购活动,收购讯龙和网兴,这使新浪在无线增值领域拥有了较强的存在感,并开始获得稳定利润。

在2004年网络广告落后竞争对手时,他花了六个月时间建立起了一支新的销售队伍、梳理业务体系,2004年全年广告营收以59%的高增长率创造出领先优势。

接过CEO权杖之后,被称为“对未来有清晰规划、做事大气”的曹国伟,数次击退因股权分散而产生的危机,并一步步把股权收拢到管理层手中,真正掌握控制权,让新浪迎来一段长期稳定发展的时间,还通过“微博”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一张船票。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2)

新浪上市20周年,图源曹国伟微博

在外界看来,这位数度帮助新浪及时调转舵头的CEO如今越来越少出现在社交平台和公众面前,直到7月6日美股开盘前,新浪董事会收到New Wave MMXV Limited(以下简称“New Wave”)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的私有化要约。

提出私有化要约的New Wave,背后的控制人是曹国伟。要约显示,新浪将以41美元/股的价格私有化。

不过,目前新浪董事会只是收到了New Wave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尚未就如何回应此私有化要约而作出任何决定。

新浪方面表示,公司无法确保买方会给出最终的正式要约,无法确保是否会签署任何协议,亦无法确保这一交易或其他任何交易将被批准或达成。

目前,公司董事会已经组建了一个由独立董事张颂义、张懿宸和汪延组成的董事会特别委员会,以评估和审议这一私有化要约。

受此消息影响,7月6日晚间美股开盘后,新浪股价大涨,当日新浪股价收于40.54美元,涨10.55%,总市值26.51亿美元;其子公司微博收盘涨17.97%,总市值90.09亿美元,超前者三倍有余。

新浪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低迷已久,原因在于其整体业务缺乏创新,营收主要依赖广告。现在,新浪的声量远不如子公司微博。

这一回,曹国伟将如何拯救新浪?曾经开启了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浪潮的新浪,是否会开启另一段中概股回归潮? 

1 “资本操刀手”曹国伟

曹国伟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8413班,他是班长,在这个班里,还有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以及一批在上海报业、南方报业、新华社、浙江日报等诸多新闻媒体中拥有话语权的人物。这个班后来被称为“占据中国新闻话语权”。

曹国伟礼貌、不具有攻击性,也很低调。

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与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活跃在社交平台,充当公司产品体验官不同,近年来,曹国伟的存在感开始越发薄弱。

近几年,他不像原先那样积极在微博分享生活动态,只是例行公事般地转发他人微博,其在2016年1月一度设置了互相关注才能评论,就连去年8月微博十周年的公开信也是中规中矩。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3)

曹国伟,图源新浪科技

财务背景使其身上不乏稳健,而作为CEO,他又担负着带领新浪前进的使命。

多年以来,曹国伟曾数度救新浪于水火。

在2005年被盛大恶意收购、2009年的管理层收拢股权,以及二次创业推出“微博”,曹国伟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在资本运作上很专业,几乎亲手操盘了新浪的所有重大资本操作;在股权收拢、公司稳定之后,又帮助新浪率先拿到了一张互联网的船票。

在外界看来,曹国伟此次出手推动新浪私有化,是对新浪的又一次“拯救”。

原因在于,新浪的市值长期处于被严重低估状态,甚至早已变成负资产状态。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4)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浪私有化与其自身业绩有关系,目前除了微博外,新浪基本没有推出更好的产品,包括直播、短视频等赛道,均缺乏亮点,这样的情况下在美国资本市场实际处于不利位置。

近期,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普遍遭遇信任危机,而新浪单一的业务线使其在频繁涌现的风口中遭受了不小的冲击。退市对其来说,或许能够争取到更大的自由度,来获得打磨产品、布局新业务的机会。

2 摇摆的新浪

新浪网成立开始,就走上了不断尝试、不断放弃的道路,其与QQ同期推出了一款即时通信工具,后因盈利前景不明晰被放弃;而后的新浪搜索也因同样原因被放弃,在2000年外包给刚进入市场的百度;电商、全球酒店机票预订、电子地图等创新性业务也都潦草结束。

可以说,早期光环加身的新浪一直想不好自己要做什么,也想不好把资源投到哪里。似乎只有微博,是“举公司之力、全力以赴”实现的。

核心经营者是否拥有决策权关系到企业的长期发展,新浪的摇摆不定、动作迟缓,与其长时间没有大股东不无关系。曹国伟曾对《博客天下》总结说:在做出重大决定时,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的心理会有微妙区别,创始人总是会更大胆、更有底气。

稳健和激进这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特征呈现在曹国伟身上。他在还没有实现管理层持股时拍板上线前景未知的微博,体现了他挣脱束缚的决心,但由于其长期以来不是新浪的“主人”,也有一定的保守之处。

在其他互联网巨头扎身电商、游戏等诸多风口时,新浪依然保守,并不再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之举。

除了微博,新浪已经很久没有好消息传出,而在电商、直播、短视频上的布局或为他人做了嫁衣,或入局过晚、机会渺茫,被寄予厚望的金融科技也不能阻止新浪的下滑。

同出身于门户时代的四大巨头,已经走出了几条不同的道路,丁磊如今已经铺开了游戏、电商、音乐、在线教育等更多元的版图,在不久前带领网易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腾讯则在二十余年里构建起了商业帝国。而新浪和搜狐,则掉队了。

业务拓展的不顺,导致新浪的营收机构非常单一。2019年,新浪总营收为21.6亿美元,广告营收为17.4亿美元,占比超八成。今年一季度,新浪的广告营收为3亿美元,占据总营收4.35亿美元的70%以上。

前年接受采访时,曹国伟坦诚表示“新浪以前太不野蛮了”、“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做游戏还是不行,没办法,不是这条命”。

新浪现在唯一被看好的,就是微博。在2014年微博分拆上市之后,首日市值便超新浪。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5)

微博上市,图源曹国伟微博 

不过,由于股权分散,以及新浪与微博间的市值差距,新浪的代理权一度面临过危机。

2017年,由于新浪与微博的市值差距,新浪第五大股东Aristeia发表声明称,新浪股价被严重低估,源自公司治理出现重大问题,并提出了包括“微博反向收购新浪”和增加两名美籍独立董事在内的四项修改措施。

新浪迅速反击,声称对方提出的意见是“不理解中国监管环境的无知策略”,认为Aristeia提名的两位独立董事候选人缺乏在中国互联网和媒体行业的工作经验,并提名中信资本控股董事长及CEO张懿宸连任董事。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6)

在事发的9月18日至11月3日股东大会之间,新浪和Aristeia双方分别发布了9份和11份的文书和材料论战。在股东大会上,张懿宸则在超过四分之三的投票支持下,顺利连任新浪董事。

在2017年“代理权之争”后,长期的股权分散状况埋下的种种祸根引发了新浪的注意,当年11月的十大股东名单上,排名第一的新浪投资控股持股不足12%。

新浪很快做出了调整,代表公司管理层发行了7150股A类新股,每股拥有一万票投票权,并将其转入曹国伟控制的公司New Wave。

至此,曹国伟的投票权超过55.5%,一改原先大股东话语权薄弱的局面,也为私有化减少了阻力。

3 私有化浪潮又来了

实际上,曹国伟在多年以前就开始在提高自己的持股比例。

在2015年,6月1日晚,新浪公司宣布,已与董事会主席兼CEO曹国伟达成认购协议,将向其出售1100万股新发行的普通股。

据连线Insight了解,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有65,384,161股,新浪董事长、CEO曹国伟持股13.5%,有58.6%的投票权。其中,12%是通过New Wav持股,拥有58%投票权。

当时,曹国伟同意自己或其关联方通过本次交易购买的所有股票在交易完成后有六个月的约定锁定期,并表示,这一协议体现了他本人和公司管理层对公司发展前景的信心。截至当日收盘,新浪股价大涨23.28%,报50.21美元。

这一动作,也被外界认为是经营层相信公司的未来、为中小股东注入信心之举。在当时,这便引发过一阵新浪私有化并回归A股的猜想,意在低价买进、回国重新得到高估值。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7)

在上一回2013年的中概股私有化热潮里,分众传媒、巨人网络、盛大游戏、完美世界、奇虎360等多家在美上市中概股公司在估值整体偏低下的情况下私有化退市。

与新浪在相似的时间点里表示私有化意愿的,还有58同城、易车和聚美优品,前两者已经于6月完成私有化协议签订,后者在4月已经宣布彻底完成私有化。除此之外,据IFR消息,华住集团计划私有化回归港股。

而今年的这一波浪潮,则是源起于去年年末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向国会递交对华战略竞争报告中,有政策建议直指收紧审计规则,加之瑞幸事件导致中概股监管加严、股价承压。无法满足港交所二次上市规定的中腰部企业,开始私有化回归逐渐开放的国内资本市场。

不过,私有化退市并没那么容易。

360退出美股市场时,市值是93亿美元,2018年2月,回归A股当天,市值高达600多亿美元。但其退市之路也不乏艰辛,付出了股权高额质押的代价,还经历了高市场价差下私有化份额遭疯抢。

通过私有化,曹国伟能再救新浪一次吗?(图8)

股权分散的新浪则相反,截至2020年3月31日,虽然新浪股权几经调整之后,曹国伟持股13.5%,有58.6%的投票权,但12%的溢价或许难以说服其他中小股东。

毕竟,新浪持有的微博股权价值40亿美元。相比于新浪26.5亿美元的市值,溢价就有50%。相较而言,选择12%溢价的私有化方案对剩余股东来说,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与360相同的是,融资并不能解决360的增长停滞和瓶颈,私有化后,重回A股或港股上市也无法直接拯救新浪。

当初曹国伟力排众议的微博,已经在2020Q1以70%的占比成为了新浪的营收大头,但财报显示,期内受疫情影响,微博的营收净利均有下滑,微博营收同比下降19%,净利润同比下滑65%。

营收增长放缓、净利润下滑才是新浪不被看好的原因,如今被寄予厚望的业务核心微博,广告业务持续承压,影响了新浪的盈利能力,对于去年全年营收仅增长3%的新浪来说,无疑是又加大了压力。

曹国伟曾多次通过其专业的财务能力挽回大局,这次,他还能再救新浪一次吗?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
0476-8492013
售后服务
17704760349